三茶米糯球

这里三糯,可以叫米糯或者糯……
嗯,日常撞名字。

有家室——cp是一只混乱搞事的帕洛斯/笑。绝对攻控。时不时回味童年,反正开心就好。

国漫迷,凹凸退圈,偶尔厨卡和帕,玄机娘娘五年忠粉,R瑞真好
欢迎扩列,个人逗比话废。

我爱你们这些天使!!!

没什么想说的了……/挠头

[卡帕]以前的生活

·ooc注意,有玩梗
·大概是糖?
·文笔被饥饿的三糯吃了
·没有啥逻辑,割腿产物

1.
卡米尔是雷狮的弟弟,面对外人几乎一言不发,帕洛斯刚加入海盗团时几乎没见过卡米尔对他有过什么好脸色,佩利反而有时会得到雷狮和卡米尔兄弟俩的赞许和肯定。帕洛斯为了自己的金钱利益和生命未来,自然是要讨好他们的。对他来说,雷狮的话,亲自拉自己入团,肯定不会太讨厌自己,但另一个人就……
于是帕洛斯就常常以自认为灿烂的笑容和那位年轻的军师交流,希望能促进两人友情什么的。

然而几乎都被卡米尔婉(躲)拒(开)了,皱着眉告诉他不要抱有这种悠闲度假的心态加入海盗团——拖后腿的家伙。
当时帕洛斯脸上的笑容几乎快绷不住了。
“拖后腿的家伙”?
十几年的人生第一次被这样贬低过——他帕洛斯的能力就这样被轻易质疑了。要知道他从小可是耍人的能手,被他人说狡猾奸诈是一种对帕洛斯智商的夸奖,而这个小鬼居然说他拖后腿?!
他就再也没怎么想过亲近卡米尔了——“死板的家伙。”帕洛斯撇撇嘴。

2.
卡米尔一开始看到大哥带回的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帕洛斯是没怎么放心上——嘛,毕竟从小看多了这种被打的满身是血的人了。

帕洛斯一开始养伤时安安分分的,多数时间不吭一声,只是偶尔伸手逗一下精力过剩的佩利,当时卡米尔还在心里想终于不会被佩利打扰,可以安心看书了,暗自看着他们颇有些欣慰地点头。

几个星期后,帕洛斯的伤养的差不多了,整个人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的,看起来完全不像几天前气息奄奄的人。
帕洛斯渐渐开始缠着卡米尔了。卡米尔一开始也没怎么在意,不理会就好了,反正几个星期的相处下来,卡米尔差不多摸清了帕洛斯的处事为人——势利、懒惰、个人主义并毫无节操。

所以在那个月,卡米尔的身边总是时不时活跃着帕洛斯的影子,卡米尔本来觉得无所谓,新人嘛,体谅一下也是应该的。之后他却渐渐感觉被吵的有些头痛。

“变成了一个烦人精。”卡米尔可以笃定道。

3.
当时的帕洛斯就像吃错止血药了一样,看到卡米尔就跟上去,到他的房间还会随意的找个位置坐下并给自己倒杯茶。几次下来甚至可以熟练地找地方坐下并和卡米尔唠唠嗑。
然后每次都被卡米尔用书砸的劈头盖脸,轰出来了。
当时卡米尔在关门前还会丢给帕洛斯一句“放弃吧,别烦我了”。

帕洛斯被轰出来后往往要先躺在地板上个把小时,揉揉自己被书角砸肿的额头,嘴里低声嘟囔着一些迷迷糊糊的词,无聊的时候就翻个身,继续玩自己的辫子。

直到那扇门又缓缓打开,一只带着黑手套的手递过来一瓶消肿药。
帕洛斯此时才抬了抬眼皮,慢悠悠从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灰,不慌不忙地接过那瓶药。
卡米尔看到此景万年冷漠的脸上偶尔会有一丝波动,有次竟直接说出了口,
“其实你再躺一会挺好的,如果你再滚一会我就不用打扫走廊了。”
快速关门前不忘将一瓶护发素扔给暗自咬牙的帕洛斯。

之后几天内心cnm的帕洛斯就没怎么扰他了。

4.
要说卡米尔与帕洛斯真正有进一步的关系还是因为一次平常而不平凡的战斗。
那时他们雷狮海盗团还没有什么名声,也没参加凹凸大赛,只是在宇宙中漫无目地游荡,偶尔抢抢一些富庶星球的不义之财,日子过得倒算是滋润无虑。

直到有一次遇到了另一艘巨大的战舰。

“大哥,探测距离内有一艘飞船,体积不小于我们,且根据计算,推测他们行动目标正是我们所在方向。”卡米尔穿戴整齐、坐姿端正地使用终端运行着羚角号,手中握着通讯装置,帽檐和围巾遮住了他的神情,“……请问是否要远程射击歼敌?”

“哈……卡米尔?这么早,发生了什么事?”

卡米尔垂眸听完装置中雷狮交代的话才缓缓转过身,看清了人。
“帕洛斯。”

被叫的人伸了个懒腰,头发没有像往常那样扎成辫子而是散在肩上,帕洛斯胡乱理了理有些乱的银发,松松垮垮的白色睡衣随着他的动作而勾勒出了一丝身体的曲线。

卡米尔只是扫了几眼帕洛斯,淡淡开口:“有敌人来袭,我们下午一点去攻击,做好准备。”

帕洛斯坐到了靠椅上,无聊地让悬浮椅转了几圈。
“不能远程干掉他们么——?”
“不能,他们的飞船也是重型的,难保不会有什么武器可以直接打击我们。大哥说,近战我们才有优势。”

帕洛斯停止了转圈:“啊……感觉好无聊啊,我们也很久没有补充物资了,现在进攻就好了。”
卡米尔抬手关闭了部分进程,飞船进入自动模式,站起身看着他,“注意防备。”

“那……谢谢军师大人您对在下的关心?”帕洛斯的话多了些阴阳怪气,带着点无辜的表情微微缩了缩脖子——头发挠的他怪痒的。
“是提醒您对我们全体利益的看护加强,诈骗犯先生。”卡米尔毫不客气地用敬语回击。

帕洛斯看着卡米尔离去的背影,耸耸肩,毫不在意地坐在主舱内扎起了头发。

5.
“卡米尔,我使轻型手枪比较顺手,怎么这次给我配了一把……狙击步枪?”
帕洛斯摆弄着通体黑色的纳米材质狙击枪,手上感觉僵硬,心中也有些不爽。
“得了吧,这次的对手可不脆,增强杀伤力才是正确的做法。”卡米尔给自己的枪上了膛。

“切,那您怎么解释?”帕洛斯盯着卡米尔手上改造过的沙漠之鹰。
“我怕您被这枪的后坐力征服。”
“哦,我现在只想征服一把BFR(一种普及率较高的轻型手枪)!”
“得了,帕洛斯,你就别抱怨了,待会儿要服从命令——我潜入,大哥火力攻击,佩利袭击后方,你狙击掩护。”卡米尔又在空中笔画了几下作战方案,帕洛斯只能应和着,脑子里想着他以前极其顺手的左轮手枪。

6.
“喂卡米尔,你还没出来吗?”帕洛斯伏在障碍上,通过后视镜寻找着些什么,“雷狮老大和佩利已经缴获了大批物资和枪械出来了。你在哪?”

“啧……”此时卡米尔手上不停扣动扳机,脸贴着通讯器,有些烦躁,“没想到他们在这个星球也有据点,不过好在大哥把他们的枪炮收走了。但我脱身可能有些困难……”
帕洛斯能清晰地听见从装置内卡米尔的呼气声,看来也没少了肉搏。
“老大刚刚赶到过这里,佩利的体力也应该差不多了,看来您需要我的支援啊——小军师?”
“呼,您居然会良心发现——”卡米尔一脚踢开扑上来的敌人,快速地装弹,“我这也差不多了,您也可以过来给他们收尸。”

帕洛斯笑了笑,带了把BFR和一些弹药,看了眼那把狙击步枪。
“好了,我这也没什么意思,看我过去英雄救美。”
“呵,您可不要反而被我……”
“砰——”
少年低沉淡漠的声音戛然而止,帕洛斯心底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没有多想抄起地上的狙击步枪匆忙赶去。

7.
帕洛斯停下了脚步,急促地喘着气,心下懊恼自己什么都没想就来了,这下自己要惹上麻烦了。

他捡起脚边的一块黑色金属——这是卡米尔的通讯器!而且还被子弹打中了!

帕洛斯转身想走,又想到了什么,开始寻找卡米尔:
“罢了,就算是换取雷狮信任的机会吧。”

帕洛斯半蹲着想着寻找一些足迹和线索,心脏不安地越来越快,突然一道撕裂空气的声音穿来。

“帕洛斯!躲——”
“砰,砰,砰!”

8.
“卧……槽……”帕洛斯捂着被打中的肩膀,疼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庆幸自己背的狙击步枪被改造加厚了。
但更庆幸的果然还是……

“帕洛斯!你不要命了?!”
卡米尔几乎满身是血地站在帕洛斯跟前,单手拖着一个强壮男人的尸体,太阳穴隐隐在跳,“你为什么什么措施都没做就过来了?!要不是我在他射击前把他头骨打碎,你会死你知道吗!”

帕洛斯看着那人少见的愤怒表情,心下有些发怵,但脸上还是挂着没心没肺的笑:“您是担心我吗?哎呀哎呀,军师大人您的心意我就收下了,我以后定以身相许……”
“少说这些废话,走了。”卡米尔神情冷静了些,抹了把脸上的血污,扶起帕洛斯缓缓地离开这个满地尸体的战场。

9.
路上,帕洛斯看卡米尔没生气了,又开始调侃卡米尔。
“卡米尔你杀了多少人?身上都是血,把我的衣服都蹭脏了……”

“话说你居然把那人的脑瓜打碎了,看来以后不能招惹你了……”

“哎,原以为会英雄救美,没想到是英雄救英雄,我来世定当做牛做马报恩……”
帕洛斯一路上笑嘻嘻地往卡米尔身边靠,卡米尔怕牵扯到帕洛斯的伤口,一路上没什么表情,也不敢动作。
终于和要其他人会面了。
卡米尔看着佩利奔跑过来的身影,突然附在帕洛斯的耳边道:
“不用下辈子,现在就以身相许怎样?美人……”

这句话导致帕洛斯被佩利背着上海盗船时依旧一脸呆愣。
“帕洛斯你的脸好红啊?过敏了?”

“哪、哪有?”帕洛斯下意识地反驳,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好吧我可能对卡米尔过敏。”

雷狮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堂弟,突然看到了他通红的耳根。
这时,某海盗团长突然有种自家弟弟要被抢走的错觉。

10.
在抢劫后的海盗团四人会议上,洗去了鲜血穿戴整齐的卡米尔在终端上展示了一份资料。

“这是我潜入基地时发现的一份资料,名字叫——”他滑动了下屏幕。

“凹凸大赛。”

评论(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