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茶米糯球

粮荒到喜欢自产,不催更不填坑星人

祝我的第一个也是最爱的六星——维娜生日快乐!维娜生日居然和我身份证上的一样,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马克笔终于再度开封,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卡佩】莽就对了

·ooc预警!我流佩利追卡米尔

·现代paro,净字数3500+,一则沙雕不足,尬聊有余的流水账

·主佩利视角,全篇最惨帕洛斯,坑卡坑佩坑自己

·顺便暖一下卡左tag

佩利最近有个烦恼,他好像对自家“军师”有了某种特殊的感觉——听说是“爱情”之类令人肉麻的玩意儿。

身为“一根筋粗到钢筋自愧不如”+“情商低到地核内芯”代表的佩利,自然对这些九曲八折情情爱爱的东西一窍不通,于是他非常“机智”地,决定委婉地向同伴帕洛斯寻求建议。

    而我们佩利的提问方式和外面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什么“我有一个朋友”“如果有一天”之类的开场白佩利更是不屑一顾。身为行动派的他直接闯入帕洛斯的寝室,对正在偷偷用笔记本打游戏的帕洛斯“小声”到可能全宿舍都听得见的声音道:

    “帕洛斯,老子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我要干什么?!”

   

    全神贯注的帕洛斯被这一嗓子吓得差点直接栽进键盘现场表演一个“脸滚键盘”。

   

    随着屏幕里游戏人物被血糊了一身,跳出一个血淋淋的“YOU DEAD”,帕洛斯直接抓起手边的《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向门边砸去。

    很遗憾地,佩利徒手抓住这本“罪恶之书”,大声嚷嚷着:

   

    “喂,帕洛斯,我过来寻求你的意见,你怎么这么粗鲁啊!”

   

    ——笨蛋骂别人笨蛋。

    帕洛斯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合上笔记本,然后转身面对佩利,脸上收拾起一个灿烂无比的微笑,轻声道:

   

    “真是抱歉,佩利,手滑了。对了,你找我是因为这个事吗?来,坐下我们好好谈谈,感情这种事情我可是很有经验的。”

   

    帕洛斯面上满面春风地像个年轻幼师安抚顽皮的小孩子,心下却愤愤到:我去,老子刚刚差一点点就能把Boss嗑死了!小狗崽子,这下看我不整死你。

    佩利也许可能是没想到帕洛斯态度这么好,心里过意不去,也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对别人提起感情的事,总之佩利有些扭捏地坐在了帕洛斯的床铺上。帕洛斯看的心里一阵犯恶心——口意,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大男人做这种类似怀春少女的动作真是太肉麻了。

    佩利低着头挠了挠杂乱的金马尾,语气突然就低落下来: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不是那什么的……”

    佩利声音越来越小,顿了一下,才继续纠结地道:

    “是不是那什么的恋爱啊什么鬼的。”

   

    帕洛斯看起来立刻就有了热情,也坐到硬板床上十分亲切地说:

   

    “哦——那你面对那个人的时候具体是什么感觉呢?”

   

    “就……就心脏跳得很快,耳朵会发烫,感觉和发烧一样。”

   

    “那你对她有没有什么冲动之类的,比如像拥抱她,亲吻她。”

   

    佩利露出一个嫌弃之至的表情,坚决地摇了摇头:

   

    “都没有,越来越想干架倒是真的。”

   

    “就像把火在你身体里烧一样?”

   

    “差不多!反正看到他就很想和他干他娘的一架,最好不眠不休的那种。”

   

    “兽血沸腾啊,我觉得你们可能干完架就可能‘干’起来……”

   

    “帕洛斯,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就是突然想问,你是不是想和她有血和肉的接触,最好流汗的那种快感?”

   

    “你果然懂我!打架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闻言帕洛斯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

   

    “那我可是有比干架更好的方式体会这种快感,你想听听吗?”

   

    “别唬我了,帕洛斯,怎么可能有比打架还爽的事!”

    帕洛斯冲佩利挑了挑眉,打开笔记本,迅速点了几下鼠标指着屏幕道:

   

    “你过来看看,不就知道我有没有唬你了吗?”

    此时天真的佩利就这样丝毫没有怀疑地凑了过去,通过帕洛斯硬塞的钥匙,缓缓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卡米尔缓缓呼出一口气,放下了手里的笔,合上了厚厚的练习册,插上耳机刚打开手机就看见一条帕洛斯发来的信息——

    “危险人物一号:小军师~你的大可爱还有约十五分钟进行搞事活动,明天请注意查收哦。”

   

    卡米尔看了下时间,刚好是十五分钟前发的。

    卡米尔放下手机,心里隐隐有不妙的预感。

   

    帕洛斯又要整事儿了?时间掐地也比较精确,还要我明天去善后。而且帕洛斯绝不会称呼他自己为“大可爱”,那就一定是——

   

    “卡米尔!!”随着无比熟悉的一声大吼,佩利猛地冲进门,随后直接把卡米尔按倒在书桌上,粗喘着气,眼睛狠狠地瞪着对方。

    而完全被佩利这一顿操作惊呆的卡米尔只是睁着漂亮的蓝眼睛仰视着高大的“狂犬”,缓缓放低腰身,任由佩利粗重的呼吸铺撒在脸上。

   

    佩利看着卡米尔无比清晰的白净面孔,心脏跳动的节奏越发强烈,浑身的血液越来越滚烫,他深深吸了口气,终于如豁出去了一般决绝道:

   

    “卡米尔!我要和你困觉!!”

    ——我是误入了《阿Q正传》^吗?

    卡米尔面无表情地想到。在佩利的爪子伸向他松松垮垮的校服时,卡米尔直接挺起原本下压的腰身,大腿借力直击佩利双腿之间的要害——好一招鸡飞蛋打,直让佩利疼地直接倒在地板上倒吸凉气。

   

    卡米尔却淡定地晃了晃敞开的校服外套,转身拿起书桌上的手机,点开屏幕打算“心平气和”地好好和帕洛斯进行友好的深入交流与就男男感情进行的学术讨论。

   

    ——但佩利是谁?是将就算被打残了也一定要摸对方一把的“新世纪海盗精神”发扬到极致的人!

   

    卡米尔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被佩利从背后拉倒,直倒在床铺上。卡米尔烦躁地将外套甩开,一双长腿盘在佩利的腰上,一个扭身就暂时压制住了佩利。在对方的怒视下,他一只手死死压住佩利的脸,另一只手顽强地握着手机,咬着牙艰难地给帕洛斯发了条消息:

   

    “帕洛斯。我去你的。这么搞我,我

原来我就是‘事’吗?”

    “对不起,佩利,你说什么?应该是我刚刚被Boss连招砍了几刀,出现幻觉了?”

    帕洛斯完全无视了屏幕上游戏人物的又一次死亡,惊愕甚至有些惊恐地盯着佩利。

    这次反而是佩利有些不耐烦,快速地摆摆手道:

    “哎呀,我都说过了——我和那个人在一起了。”

   

    “我滴个天啊,卡米尔都可以和你在一起了。他对伴侣要求这么低,他大哥知道吗?”

   

    佩利凑近看起来生无可恋的帕洛斯,疑惑道: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的是卡米尔?我记得我好像没提到过他啊。”

    帕洛斯露出一个转瞬即逝的微笑,把亮起的手机屏幕递给佩利看。佩利赶忙接过,只见备注为“蛀牙小军师”的联系人只有寥寥无几的聊天记录,而最后一条消息居然是对方发过来的,上面写着——

   

    “明天佩利也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请注意查收。”

   

    “原来我就是惊喜啊。”佩利喜滋滋地将手机还给帕洛斯,换来帕洛斯无语的一个白眼。

    ——蠢狗和军师在一起,这惊喜果然够分量。

    突然,帕洛斯不知想到了什么,起身靠近佩利,脸上带着无比“荡漾”的一个微笑,伸手拍了拍佩利的肩膀:

    “佩利,我们也一起给卡米尔制作一个惊喜,怎么样?”

    佩利那双色彩奇异的眼睛立刻亮了一瞬:

    “帕洛斯,你真是有心了!那我们具体要做什么?”

   

    “这个先不急,到晚上我再把计划发给你。不过别担心,反正你莽就对了。”帕洛斯扬唇一笑,便低头自顾自地卡米尔发了一条消息——

   

    “我已经收到了,谢谢小军师你和佩利的‘惊喜’,回礼我也已经准备好了,希望明天你也能面不改色地收下它~”

   

   

   

    晚上,月明星稀。卡米尔又看了一眼消息,心下冷笑道:

   

    呵,一个大屁眼子还跟我玩神秘,明天还恁不死你?

   

    他拔下耳机,在床上睡下,然后便随着耳边的呼吸声坠入梦乡。

   

   

   

    一大早,卡米尔就在楼下看见了显露出些许焦急的帕洛斯,于是他非常自然地如普通人与好友打招呼一样,轻松地将帕洛斯挟持起来,语气也十分“友善”:

   

    “帕洛斯,你在我这里鬼鬼祟祟地干什么呢?”

    “哎呦疼疼疼疼疼疼……”帕洛斯感觉自己原本就骨质有些疏松的胳膊快被硬生生掰成肉松了,“你先放开我,哈嘶——”

   

    卡米尔停下了用劲的手,似乎也觉得这样不太礼貌,既影响市容,又损害了帕洛斯的面子,于是把帕洛斯拖到一条阴暗的小巷子,继续挟持着帕洛斯并一个用力直接让他跪下。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帕洛斯。”

    卡米尔的声音难得带着语调上扬的愉悦感,听地帕洛斯一阵汗毛倒竖。

    “你的计划落空了,佩利现在就睡在我家里。”

   

    帕洛斯惊地有点控制不了自己的声音:

   

    “又睡了?!我知道你们刚处的小情侣黏黏腻腻很正常,但还不至于每天都‘为爱鼓掌’吧?!你才15你身体……”

   

    “你想哪去了。”卡米尔翻了个白眼,“两次都是我把他打趴到下不来床的,你不知道,他兴奋地我差点就治不住他。”

   

    说完,低头看看帕洛斯,对方的表情居然带还有一点失望的意味。

   

    “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卡米尔眯了眯右眼,文绉绉的语气让帕洛斯浑身难受,“我决定给你个小小的回礼……”

    帕洛斯四处瞄了几眼空荡荡的巷子,浑身肌肉猛地一紧:

    “喂,卡米尔,我可是既不卖艺也不卖身的啊。”

   

    可能是由于过于害怕,帕洛斯感到自己出现了幻觉,不然他怎么听到了大冰山卡米尔的一声轻笑,而且眼前还出现了一个和他那本宝贝笔记本极度相似的东西……

   

    ——等等,这不就是他那本好好藏在寝室的笔记本吗?!

   

    “哟,游戏玩的不错嘛。还买了好几个系列啊……”卡米尔自顾自地看了起来,帕洛斯半跪在原地,比之前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

    “我猜,你打到这里,肯定不容易吧?”卡米尔扯了扯嘴角,“你说,要是我把它移除清理掉,会怎么样呢?”

    卡米尔满意地看到帕洛斯脸上近乎惊悚的表情,双眼眯起:

    “不过,你不用太担心,我不会这么做的。”

    帕洛斯下意识地松了口气,直到卡米尔把笔记本藏在身后:

    “但是,佩利我可就说不准了。”

    帕洛斯刚张开嘴就被卡米尔眼疾手快地捂住了:

    “可别尖叫啊,你要相信佩利。就算他打游戏打的乱七八糟的,可能还会不小心弄坏你的宝贝电脑,那你也要好好接受啊,毕竟你说过的——”

    帕洛斯一脸绝望地看着卡米尔眯眼时脸上的快意,内心一阵悔不当初,眼睛酸涩地快泛起泪花。

   

    “莽就对了啊。”

——The End.——

*《阿Q正传》里阿Q喜欢吴妈,直接说:“吴妈,我想跟你困觉。”结果后面吴妈认为受到了侮辱,自尽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莽是不对的

毫无完成度……帅就完事儿了

突然想起我曾经也是个帕吹,但是第二季的人设实在让人糟心,我真的想看游刃有余坏坏的帕

以前虽然入坑初衷是雷卡,但现在已经变成卡雷亲情向了,他们真的搭

最后1P是隼白,队长他真的超级帅!!!隼all不了解一下么?!

——!!!这里是置顶!!!——

    可以称我为米糯,叫我三茶、三糯之类的也可以,昵称之类的很随意。

    可以的话请注意以下几点↓

1.

我是图文双修,但都半斤八两,产cp的主要方式是写文,发的图基本是单人向摸鱼,我觉得比较好的文会在这里发布,私心过于明显且极端的文会发在小号,但是,无论是什么文都请不要代入原作!(划重点);

2.

攻控,且是攻苏,我喜欢的角色必须是攻,喜欢受追攻、美攻之类的,比较喜欢np或无cp,且不怎么嗑强攻弱受,看到攻为受吃醋之类的会感到心理不适;

3.

写的正文偏于正剧向,不怎么喜欢套各种奇奇怪怪的AU,写的文不一定有“爱”,但一定带给我了灵感,是“特殊的”。我的黑历史众多,虽然勉强算是我的成长历程,但看到的话还是建议无视之;

4.

因为我是手机党,所以LOFTER上文的排版会有些奇怪,产粮缓慢,请见谅;

5.

比较喜欢拉郎,萌各种不热门的cp,如果您雷点低请慎fo;

6.我目前混的圈子

凹凸世界  厨卡米尔,从第一季动画还未出场厨到现在,特别想吃卡all

JOJO5 厨乔鲁诺·乔巴拿,大美人攻对我来说很好食!想吃茸all,但主吃茸米

魔童降世 单推美艳杀神大藕,只吃藕饼友情向

青春×机关枪 吹绿永将,抖S攻超级萌

妖神记 杜泽,特别冷的一个圈,但他的人设我很喜欢,写了一篇泽all,想嗑泽all

弹丸论破 狛枝凪斗,高智商希望教主外加一点抖S,想嗑狛日和狛神

秦时明月 白凤,又是一个清冷美少年攻,但其实肌肉很棒!嗑凤跖

忍者必须死3 隼白,也是一个很冷的圈,超级想嗑隼all

明日方舟 推进之王,我推进大姐姐必须是慵懒强大攻啊!吃推因

跑跑姜饼人 药草饼干,温柔or绿切黑?cp很随意,但如果是bl cp一定要是攻

铁甲威虫 钢千翅,是童年男神,万人迷痞帅痞帅的爽朗男孩,喜欢千铠,双钢更倾向于亲情向

摩尔庄园 RK,也是童年男神,怪盗人设就一个“苏”字,嗑R瑞和R其

文豪野犬 太宰治,别问,问就太宰all

还有一些我不是彻底了解过但很喜欢的角色:
宇智波佐助、绿谷出久、沢田纲吉、张起灵、叶修、王耀、李白等,主吃all。

以上,欢迎来找我玩呀

【卡帕】人鱼与海妖

·ooc注意,非常意识流,有点虐帕,帕厨慎入

·因为觉醒了攻控属性,所以对卡米尔的偏爱越来越明显了

·全文字数净3200+,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脑洞和猜想

·如果都能接受的话↓

    帕洛斯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有些对他爱到入骨,更多的则是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卡米尔就属于后者。他想。

    他本身就是一个依靠欺骗他人而生的骗子,但他自己甘愿生活在阴暗的角落里。习惯了黑暗,便能听到老鼠躁动的逃窜声,能看到艳丽花朵无人问津地凋零。他就如同深海底挤在夹石缝中安居的章鱼,在等待弱小的猎物时,挥霍着自己可怜而又自我满足的生命。

    但是,在黑暗待久了,光明便是致命的。

    他自己无法洗去身上的罪恶,因为它已然成为他身上无比重要的一部分,而阳光会带走他的一切。

    他也从心底羡慕过雷狮毫无约束的王者之姿,羡慕过佩利无所顾虑的一根筋,他甚至还羡慕过卡米尔在涉足未深的黑暗中被光明救赎的幸运。

    但他什么都没有,他似乎把所有的运气都用在了逃命和赚钱上。

    其实他并不在乎这一切,他只想着活着、更好地活着,什么远大的目标绝对和他扯不上边儿。这样活着很累,也很轻松,那种不真实的空虚感让他飘飘欲仙,像毒一般刺激着他全身的细胞。

    死在他手下的一个贵族少女曾经咒骂过他,说他像一只海妖,蛊惑着罪恶和欲望,与人鱼同种,却会在死后万劫不复,被所有人抛弃。

    帕洛斯当时笑出了声——“海妖”这个称号,可比“毒蛇”新颖且有趣多了。

 ——————————————

    卡米尔是海盗团的军师,也是帕洛斯暗地里的劲敌,但这并不妨碍他与卡米尔短暂性的合作。

    也许是因为想在“度假”的过程中添些乐子,也许是卡米尔的相貌引起了帕洛斯的兴趣,他主动应下了他和卡米尔合作狩猎的安排。

    军师大人依旧没出什么力,仅是站在一旁有些敷衍地指挥着,偶尔压下帽檐遮住外露的皮肤。

    这次的狩猎物种——恶灵水母,似乎系统出了漏洞,在被帕洛斯恶意地打的半身不遂时却固执地想要爬向卡米尔的方向。

    帕洛斯有些不爽地命令“暗黑使者”将它的几根触手扯个干净,但还是没有立刻消散转化为积分。

    帕洛斯厌烦地摆了摆手,撤回了能力:

    “我尽力了,卡米尔,你看着办?”

    年轻的军师一言不发地站在被大片紫黑色花纹覆盖着的乳白色水母前,而恶灵水母似乎看得见卡米尔一般,用自身仅剩的肉块努力向卡米尔蠕动着。

    一种莫名熟悉而又令人不适的感觉爬上了他的神经。

    卡米尔决定速战速决,左脚前迈了一小步,握紧双拳,提腿狠狠地给了恶灵水母一击——终于被击碎为了一个个白色的光点。

    然而令人惊奇的事发生了。

    只见本应五秒内就消失殆尽的光点聚集在卡米尔的周围,隐隐约约的轮廓看起来……像个人形。

    帕洛斯直觉感到不妙,他应该撤离,但他的双腿仿佛生了根一般无法移动分毫,双眼和思维也似乎不受控制地紧紧黏住卡米尔那边的方向。

    卡米尔这边的情况也一样,他不明白恶灵水母这种低阶的猎物,为什么在死后能拥有“精神”和“灵魂”,甚至能以这些为力量,控制住参赛者。他内心的不适感越来越强烈,随着那人形生物的接近,眩晕的感觉翻腾地要倒入胃液里。

    ——这是恐惧吗?卡米尔的大脑一如既往地冷静分析着,这似乎更像一种不被认同的羁绊。

    人形生物的面部在离卡米尔极近的距离内停顿了一瞬,随后,卡米尔便感到自己的唇上落上了一个宛若羽毛的吻,那人形生物捧着少年清秀的脸,表面原本纯白的颜色迅速被压抑的黑色占领,随后爆炸般消失,仅在耳边留下了轻地几乎无法觉察的话语。

   

    帕洛斯终于回过神来,身体与思维也和以前一样灵敏,但那幕称得上是奇迹的场景如镀了光一般,深深地印在了他被黑暗吞噬的心上。

    他理应感到不快的,无论是因为它给他心上带来的压力,还是因为它亲吻了他渴望已久的人,但总是莫名有种同情和苦涩的感情堵在了帕洛斯的心口上,让他只感到久违的悲伤。

    卡米尔不动声色地摩挲了一下嘴唇,抬腿走到帕洛斯身边,淡淡道:

    “狩猎完成,刚才只是个不足挂齿的意外,走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甩开帕洛斯一长段的距离。

    但其实,一背对帕洛斯,卡米尔就抬起胳膊用力擦拭着已经被摩擦地红肿的嘴唇,脑内不断回响着人形生物最后的话——

    “我果然还是会找到你……我美丽的人鱼。”

——————————————

    抬头看着一个个五彩斑斓的光点如倒放的大雪一般向昏暗的天空升去,帕洛斯不禁想到了那次遇见的人形生物,不过这些光点也是那些被淘汰的失败者们的一片片灵魂吧——我们都是这个巨大斗兽场的猎物。

    ——充斥着各种不安定元素的初赛落下了帷幕,留下百强继续进行着厮杀。

——————————————

    黑暗的空间里,暗红的血被地面吸收、渗透,一道并不明亮但分外夺目的光默默地撑开了黑暗的一角,帕洛斯粗喘着气,无力地解开了本就依靠意志坚持的元力技能。

    “真没想到你能依靠爆炸的痕迹找到我啊……卡米尔。”

    标志性的红围巾飘动着,逆光似乎更显出它的鲜艳与刺眼,衬得少年原本略显稚嫩的面庞变得如染血的魔族一般让人胆寒。

    帕洛斯颓废地倒在身后坚硬的岩石上,全身上下各个伤口所带来的剧痛击溃了他的意志。虽然明白总会有这么一天,但真的到了要被索命的那一刻,果然还是恐惧地无法思考。

    自诩聪明的他被扯断了思维的触角,如同海妖失去了它致命却脆弱的毒腺。

    “帕洛斯,也许,我可以给予你一个实现愿望的机会。”带有虚幻的美妙声音钻入了帕洛斯混沌的脑海,蛊惑着他本就阴暗一片但尚还在跳动的心脏,“说吧,你想要什么?就现在。”

    不知何时,眼前一片漆黑,血肉模糊的眼窝拉扯着敏感的痛觉神经。他感到一双手摸上了他的脖子,一股陌生又无法抑制的情绪涌到头顶,如毒液一般麻痹了他全身的肌肉、侵占了他的思维,于是他张开了干涩的口:

    “请您为我唱首歌,我的人鱼。”

   

    卡米尔的呼吸一滞,他没想到帕洛斯会是这个回答,他轻轻地道,带来一种温柔的错觉:

    “当然可以,不过代价是你的头颅。”

    “只要您能唱……我愿奉上我的所有!”

    帕洛斯的嘴唇颤抖着,眼神带着空洞又病态的虔诚,声音嘶哑地几近破音。卡米尔只当帕洛斯因为过度紧张而精神失常了,俯身凑近帕洛斯毫无血色的尖耳边清唱:

    “I'll be your mermaid caught on your rock. ”(我会是只属于你的人鱼,陷在你的礁石上)

    “Coming for your aid,isn't it odd?”(只为寻求你的救助,是否与你格格不入)

    “Isn't it silly ,now that you know?”(是否这过于愚蠢,现在你知晓了吗)

    “Someone this slippery,can't let you go.”(知晓某个狡猾之人,不愿放你离开)

    歌声戛然而止,因为没有必要了——帕洛斯的腹部被卡米尔打穿了一个大洞,肠子争先恐后地流出温热的身体,原本总是带着莫测笑意的脸此刻安详地仿佛安睡在床上。

——————————————

    卡米尔是人鱼。

    他纵然美丽,但歌声却是致命的。与将“致命”披在外皮的同种的海妖不同,人鱼浮于表面的是脆弱,因为他懂得一击致命的道理。尽管危险性不可忽视,但他的魅力更加不能让人忽视,总会有人为人鱼毒品般对疼痛甘之若饴。

    他蛊惑了人类赞美甜蜜的危险。

   

    卡米尔随意地抓住围巾破损的末端擦拭右手上的污血,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去。

  —— ————————————

    帕洛斯感到浑身的力气被拉扯出了身体,腹部剧烈的疼痛渐渐消失,原本黑暗的视野拨云见日般浮现光明,但身子沉重地无法移动分毫,甚至感应不到自己的存在,不知道自己为何身在此处。

    他的思维和记忆似乎在抽丝剥茧一样地消失,因为他不仅感觉不到自己,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也许过了很久很久,也许仅是一瞬,周围苍白一片的单调色块眨眼间全被单纯的黑色浸染——这让他原本无措茫然的心神莫名安定下来,帕洛斯感到有一种奇妙的感觉爬上他全身,他知道,这是黑暗。

    但他刚发现这种感觉停止,就发现了一道细小的微光直直地立在黑暗中。

    他鬼使神差地想要靠近他,而那道微光也的确离他更近了些,于是他拼了命地凑近他,然后如同被诱惑一般想去触碰他。

    ——他被灼伤了。意料之中,但他还是想穿过光线,于是他这样做了。

    陌生的剧痛吞噬了他,他能明显感到自己精神正急速地“消失”,但他终于看到了……

    ——看到了澄澈的水面上,薄薄的雾气四散着,礁石上裸着上身的黑发蓝眼的美丽人鱼正捧着一块透明状物轻轻地哼唱着。

    帕洛斯瞬间记起了所有,不顾灵魂的瓦解,飞快地来到人鱼的面前,又带着战栗和痛苦地吻住了蓝眼人鱼的唇,在意识完全消失的最后一刻叹息着:

    “我果然还是会找到你……我美丽的人鱼。”

   
————————————————
   

    卡米尔在离开洞口的时候,抬头眯眼看着给世间带来光和热的“太阳”,热量缓慢地蒸发着一切。卡米尔无言地站了许久,转身回到帕洛斯的尸体边,蹲下身将脖子上的红色围巾撕下一块放入帕洛斯空洞的腹部中,早应被回收的尸体这才被分解为一条条数据,在空气之中被粉碎。

    少年站起身,惨白的阳光从洞口蔓延到他的身上——

   

    “从一开始,你就只是被众神抛弃的‘海妖’,而我是撕碎你的‘光’。”

—END.—

我终于在大号里发文了,活得像个小号

歌词来自《Mermaid》——SKOTT

鬼知道我为什么要吃钟馗all,就是万圣节脑子一抽……

后面都是摸鱼,我好菜啊(喝卑水)

都在沉迷小号,无法自拔,忽然想起图积在手机里快被遗忘了,于是先发十张有完成度的(本来也没多少张啊喂

前5张都是最近的卡卡,自从我觉醒攻控并泡在攻控吧里,我发现我似乎更能接受无cp……不过卡all还是在产的

之后是两张岛 雷,我超爱他!要焚烧自己的时候我被帅的一塌糊涂。原本想吃他cp的,但考虑了一下又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对劲,决定吃无cp了

之后都是摸鱼,明天再来一发嘿